青年校友榜样丨陶嘉乐:厚积薄发是复旦护理人的座右铭

点击:2655    发布/更新时间: 2019-05-06 16:17:47

为传承复旦精神,激发在新时代爱国奋斗的强大精神力量,复旦大学护理学院研究生会于10-11月组织开展了“护理人对话护理人”—优秀青年校友访谈活动,通过优秀青年校友回忆从业初心及近十年青春奉献护理事业的访谈回顾,加强研究生群体对于成长发展及自身专业的认同归属感。现推出“怀梦致远—我的复旦生涯·我的奋斗青春”系列访谈推送,一起走近学长学姐们的护理人生。

—编者按

本期专访人物:

陶嘉乐,2005级复旦大学护理学院本科生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监护室呼吸治疗师

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危重病医学专业委员会第一届呼吸治疗学组委员

团队荣誉: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第三届“十佳集体”称号

2017-2018复旦大学青年文明号

第四届中国护理质量大会护理质量提灯奖金奖

1.jpg

陶嘉乐

呼吸治疗初尝试,医护配合最重要

T:从2009年毕业,我就一直在监护室。国内呼吸治疗师发展比较慢,我们重症呼吸的主任把我招进来,就想让护士专职做呼吸治疗师,所以我一直都是走呼吸治疗师这个方向。我从09年一直到2015年的9月份。在这6年里,我是在临床一线做护士。护理部的老师包括科护士长和护士长,对我们主任的提议非常赞同。虽然我没脱产出来,但在后面的两年,我都一直在做前期的准备工作。到2015年九月,我就专职做呼吸治疗师,但我的编制是在护理部(就是晋升是在护理部)。我的人事主管是在重症医学层面的,但我相当于是两边管理,做得事情相对多一点。当初主任招了5个男生,都是走呼吸治疗方向的。以后的6年里,陆陆续续走了3个人,现在只留下2个,其他人都是在从事呼吸机相关的行业。

Z:您为什么当初会选择护理行业?

T:我进这个是专业调剂的,我的高考分数能进复旦中等的专业,比最低录取分数线高了20分。后来毕业去中山医院,我们那届专本毕业,6个男生,5个进了中山。本科班有15个人,其中有6个人从事了护理临床,其他的人有去读研的,也有转行的。当时我是想先到临床去体验一下。现在回想起来,确实是个很正确的选择。当初如果选择直研,可能就不是现在的样子,可能也会错过呼吸治疗师的机会。我在最开始是管理监护室所有呼吸机机器,后来就开始慢慢管理病人,对我的挑战还是蛮大的。

Z:您在工作中有哪些难忘的事情呢?

T:我刚接触临床的时候很难忘,惊心动魄抢救病人,给我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在那个过程里,我看到医护良好配合的重要性。我刚转正的时候,遇到一个病人突发大出血,我们就从下午4点抢救到了晚上8点,进行气管切开、气管插管、开通静脉等,然后一直在做抢救工作,病人出了4000ml多的血。虽然最后很遗憾病人没有抢救过来,但是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真正合格的抢救和合格的医生护士是什么样子的。我希望我们呼吸治疗师可以保持清醒头脑,在抢救时明白该去做哪些事情。在医生想到前主动准备好所有事情,甚至是在医生不给力的情况下,起到指挥辅助作用。

搭建医护病患桥梁,做专做精力求卓越

Z:你认为呼吸治疗师与护士和医生的区别是什么?

T:呼吸治疗师是病人、护士、医生之间的桥梁。首先,它是医生与护士之间的桥梁。我们跟医生查房,但护士不是,但我们知道护士该做什么。当医生更改医嘱或者有特殊交代时,我们可以传达给护士;其次,它是病人和护士的桥梁。我们会给病人解释说明,这一天的护理措施有哪些内容;最后,它是病人和仪器的桥梁。做好仪器维护,及时与病人沟通。有一个台湾学者,他是这样描述我们工作性质的,“医生做不专,护士做不精”。我们盯着呼吸管理,把护士做不精的地方做得更加精细,把医生做不专的地方做到更加专业。我们并不是要取代谁,而是从病人角度出发,让临床工作更精细化、个性化。

Z:您觉得科班出身与半路出家的呼吸治疗师有什么不同呢?

T:我觉得各有优势吧。首先,科班出身的呼吸治疗师,他们的优势是,一方面相对于护理专业所学的内外妇儿通科学习内容而言,他们学的是内外妇儿的呼吸专科,所以专科性知识会比护理专业的学生要多很多。其次,他们的学历层次相对于护理专业的人员来说,会普遍高一点。不足就是,相比那些从护理出身的呼吸治疗师,他们缺乏临床经验。对于半路出家的呼吸治疗师,他们的优势就是有比较多的临床经验和临床观察,在应对临床问题和实际操作过程中更加熟练,反应更加迅速,对问题的判断更准确。不足就是专科知识会有些缺乏,很多东西学得都比较浅薄,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1.jpg

在国家制度层面上,对于护士出身的呼吸治疗师是缺乏认证和缺少制度保障的。这是护士发展成为呼吸治疗师的一个困境。但是,一个人能否胜任一个岗位,不仅仅是由这些规定决定的,还有一部分取决于个人能力。当你做得很出色,做出值得称道的成绩,你就能够承担相应的责任,成为那个“破格”录用的人。所以,自身努力非常重要。呼吸治疗师未来的岗位定位和发展趋势,既不是护士也不是医生。目前呼吸治疗师,大多附属于护理部或者呼吸科、ICU等科室。但有些医院已经开始探索把呼吸治疗师作为一个单独的科室发展,独立成科,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呼吸治疗前程似锦,护士转型选择多样

Z:呼吸治疗师发展前景怎么样?

T:在国内整体发展得比较好,但是上海发展就比较慢。我们最近比较希望呼吸治疗协会挂在重症医疗的名下。国内做得好的地区有北京、华师(呼吸治疗师的发源地,发展很好)还有湘雅等。在2006年,上海十院有了第一个发展呼吸治疗师,到目前已经有30个呼吸治疗师,在全国范围大概2000不到。目前的问题就是呼吸治疗师的人数有些少,在国家层面没有认证,一旦没有编制,这个圈子的人就会往外跳。现在的大趋势是,已经有了全日制学校培养的(明年第一批毕业)以及临床进修学习的(目前最多的一个形式)。现在各个省市都在成立呼吸治疗协会,希望未来可以成立全国呼吸治疗协会。中山医院目前是想培养大批呼吸治疗师投入到各个科室里面。

Z:您觉得未来护士在呼吸治疗师方面的发展如何?

T:护士本身,在未来可以有很多其他选择。我们可以感觉到,以前经常提的功能制护理、责任制护理,现在提到的次数并不多。目前主要提出要发展专科护士,虽然专科护士目前只得到一些省市或者护理学会的承认,国家尚未出台相关政策,但它正在慢慢发展壮大。现在医院科室划分越来越精细化专业化,也对护理提出了相应的要求。我们护理人员寻求自身发展可以从这个点出发,在专科领域找到突破点和切入点,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国外在护理人员的分配上,有明确的等级和职能划分,充分发挥不同学历不同能力的护士的作用,这是我们应该积极借鉴和学习的地方。

 基础贵在扎实,护理重在实践

Z:您对于成为专科护士有什么建议?

T:首先,你要有扎实的理论和专业知识基础,这是第一步。其次,你要有自己感兴趣的专科领域。兴趣是你最好的老师,是你能坚持下去的勇气,所以要选择你喜欢的领域。最后,要有良好的沟通能力、科研能力、独立思维。

Z:您对我们护理教育方面有什么建议?

T:我觉得主要有两点。第一,可以适当改进一下教学形式,因为进入临床会发现很多书本知识与临床实际是严重脱节的,所以我希望能够把理论的学习更多结合临床,或者在临床中学习。同时,临床实习能够在广泛了解的基础上,定位学生的兴趣科室。第二,对于护士的培训,可以适当给予护士选择科室的权利。让他们从兴趣出发,而不是机械强制。这样也有利于保持护理人员的工作热情,从专科护士发展角度来说,还可以缩短向专科转变过渡的时间。

厚积薄发,锐意进取,奋斗中的青年护理人一直在路上!